借古论今, 新援 贝尔该如何拯救皇马?

齐达内与弗洛伦蒂诺协商后达成一致,今冬除努力引进毕尔巴鄂门将科帕外,不再追逐其他位置新援,贝尔将是下半程皇马力争欧冠国王杯双线冲冠的重要一环。——《阿斯》

【失去的2017年,“王储”光环尽失】

166次出场录得74球和56次助攻,直接参与了130粒进球,四个赛季以来帮助球队夺得14座冠军奖杯,如果效率出众的加雷斯-贝尔能够一直保持健康,那么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然天不遂人愿,当初被当作C罗接班人引进的威尔士巨星一直未能摆脱伤病的困扰,40个月内大小共计9次伤停令其缺席了皇马近1/3的一线队赛事,近两个赛季以来,他的出勤率更是呈一路走低之势,关于皇马将出售其变现的传言从未消停。

皇马俱乐部的球星长期在显微镜下生活与工作,任何细枝末节都会被舆论加以解读和深挖,球员们不仅要在场上用出色的表现击败对手,还要在90分钟以外应付明枪暗箭的骚扰。贝尔在登陆西甲之后一直被此起彼伏的场外负面新闻缠绕,早在2014/15赛季后期,贝尔就曾绕过主帅直接向主席索要战术核心的位置,这种僭越行为直接导致了安切洛蒂的下课。威尔士人在事情败露后身陷囹圄,伯纳乌球迷一度用漫天嘘声和白手帕向他表示不满。2015/16赛季,贝尔的经纪人巴内特曾不止一次公开表达对皇马当家球星C罗的不满,这让两人之间原本就略显微妙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贝尔始终不愿意学习西班牙语的举动也被舆论解读为“傲慢”,这让他在皇马更衣室中的处境一度十分孤立。

(2016年夏天,贝尔的身价达到了峰值,安切洛蒂和齐达内充分挖掘了他的潜力和战略价值。)

2016年夏天的欧洲杯是贝尔职业生涯的一座巅峰,克里斯-科尔曼打造的3511体系最大限度地释放了他的威力。尽管在半决赛与C罗的“金球赛跑”中落于下风,但关于其将在2016/17赛季全面取代C罗核心地位的传言却不胫而走。适逢C罗在法兰西大球场遭遇暴力侵害而缺席赛季初的比赛,贝尔在皇马战术体系中的权重达到了最大值,在对阵皇家社会、埃瓦尔、比利亚雷亚尔、多特蒙德以及两回对阵华沙军团的比赛中,威尔士人都拿出了现象级的发挥帮助皇马在两条战线上齐头并进。令人遗憾的是,在首回合马德里德比中帮助齐达内收获执教生涯首次强强对话大胜后,贝尔旧伤复发大修四个月,这次巅峰坠落直接导致其2017年都在痛苦和挣扎中度过。

从二、三月份复出后连续四场比赛因表现不佳被提前换下,到四月份连战三强表现低迷并最终在国家德比中再次倒下,从在家乡父老面前无缘欧冠首发,到北美行期间与曼联传出绯闻,除了在本赛季初做客阿诺埃塔和威斯特法伦的比赛中打进两粒精彩的超车后射门以外,以及在不久前的国王杯复出赛中传射建功,贝尔在2017年的表现几乎是全程黑点。再也没有人会提及其接班C罗的最初目标,更多的人在讨论现在将其讨论能为皇马带来收益几何。

在这个敏感的时间节点上(弃联赛、保欧冠),已经被媒体多次“挂牌出售”的贝尔成为了万马齐喑中的一抹惊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做客巴拉伊多斯的两粒进球或将成为了改变贝尔皇马职业生涯——齐达内和弗洛伦蒂诺都将贝尔视为球队后半赛季竞争两项杯赛冠军的关键球员,这或许是在球队紧缩银根的政策找借口,但威尔士人证明了在战术得当的情况下,他的速度、射术、有球和覆盖能力依然是皇马攻击线上不可或缺的武器,他的比较优势在C罗日渐迟暮及本泽马难堪大任的情况下会显得愈发突出,能够阻挡他的或许只有伤病。

【幕后苦功带来四次转型,未雨绸缪却埋下隐患】

作为曾经被认为是有望打破梅罗二人转的金球奖候补人选,贝尔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一个从翼类偏将向中军主将转型的艰难过程。历经雷德克纳普、博阿斯、安切洛蒂、贝尼特斯和齐达内等多位名帅的持续打磨,以及自身有意识地打法调整和风格再造,威尔士人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已经成为了一个能够胜任攻击线上多个位置、掌握了十八般武艺的前场多面手。

雷德克纳普时代的热刺拥依靠一众天赋出众的球员构建着一套自由度很大的进攻体系,以莫德里奇、范德法特和阿德巴约组成的中轴占用了大量的球权,贝尔身后的喀麦隆边卫阿苏-埃克托同样具备组织属性,威尔士人作为弦上之箭只需专注冲击对手即可。边路区域的防守兵力相对薄弱,无论是直接下底传中还是反越位直接攻击禁区,贝尔的速度和体格足以保证他将有限的空间无限放大。

彼时的贝尔刚刚从左后卫转型而来,体格相对瘦弱且步频控制精度一般,在边路从静态向动态切换情况下的过人成功率并不高,他的优势在于强对抗情况下的重心控制能力、持球推进时的连续加速以及堪比马拉松运动员的体能。受限于身材高大但来的动作频率偏慢和柔韧性不足的问题,提前进入空当并迅速占据有利的攻击位置对贝尔来说十分重要,热刺的中场和中锋能够为他提供技术支持和定点支援能力。

几乎就在博阿斯入主白鹿巷的同时,贝尔开始与皇家马德里传出绯闻,当西甲巨人在一个赛季后得到英超MVP之后,他们惊喜地发现这位“白衣预科生”在葡萄牙少帅的麾下已经完成了脱胎换骨的升级。贝尔在2012/13赛季取得了跨越式进步,在那些令人血脉喷张的绝杀背后,威尔士人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去完善自己的武器库。

球队在夏窗关闭前错失穆蒂尼奥反而成就了志在中路的贝尔,他的主要处理球区域逐渐向中肋部蔓延,博阿斯的压迫式反抢体系并不依赖于绝对意义上的有球核心,“前腰”贝尔在打法上更接近于影锋或前场自由人,他的职业生涯第一个帽子戏法便在此时出现(对阵维拉)。除了不断利用远射建功,贝尔在任意球和头球方面的持续进步彰显了他的野心和可塑性。到了赛季后期,贝尔在英超的声望达到了一览众山小的地步,博阿斯将其固定在右边锋位置以充分发挥其内切射门的威力,这等于是进一步拉近与其与皇马之间的距离(贝尔在右翼大放异彩意味着他能够与C罗在场上共存)。

能够在瞬间改变比赛走势的球员总能成为球场上的焦点,年轻球员仅仅依靠天赋就能让世人所熟知,但他如果要想长久地保持在顶尖序列,显然不能仅仅靠天赋。如果说博阿斯着力开发贝尔的进攻天赋有“造星”之嫌,那么安切洛蒂地对贝尔的使用和改造则完全是属于战术层面的深度挖掘,威尔士人在其任内成长为了一个乐于服务集体的“意大利化”球员。安切洛蒂要求贝尔既要在边路直上直下,又要适时向禁区靠拢争取进球,他的勤勉提升了球队后场防守的密度、改变了传统433头重脚轻的问题,他的付出成为了皇马整体运转时不可获取的一味粘合剂。

当然,勤奋的贝尔在反哺体系的同时也让他自己受益匪浅,深度回撤让出的反击空间帮助威尔士人屡屡在强强对话中抢镜吸睛。除了利用标志性的外线超车帮助皇马夺得国王杯,贝尔的进球先后让尤文图斯、加拉塔萨雷、沙尔克04、多特蒙德和马德里竞技等欧冠劲敌俯首称臣,在攻陷安联球场的辉煌胜利中,贝尔的突破造就扩大比分的任意球,他的直接助攻更是帮助C罗提前杀死了比赛。

从2014/15赛季开始,本泽马对禁区的冲击能力以及压制防线的能力进入了一个快速下滑的区间,C罗为了延长运动寿命更多地向射手转型,贝尔一跃成为了BBC组合中外围持球能力最强且威胁性最大的一位。在度过了一个出色的2013/14赛季之后,越来越多的对手开始利用其原地摆脱能力不强的缺点,采取协防的方式来限制贝尔的起速,在无法破解联防的情况下,贝尔很多时候就是在边路简单地扣球闪开角度后起右脚传中。与此同时,安切洛蒂对球队的技术化改造也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贝尔的手脚,冲击型锋卫与技术型中场之间的矛盾自那时起就成为了影响皇马战术发展的一条主线。

或许是从C罗向中锋转型中汲取了灵感,或许是感觉自身的脚下技术已经无法在取得突破性进步,贝尔从这个赛季开始通过强化无球训练来大幅度强化上肢和大腿肌肉。此举的好处在于能够增强对抗能力和头球能力,代价则是禁区外活动和突击能力下降,过于沉重的身体会增加脚踝、膝盖和腿部所承受的压迫,大大增加肌肉和关节伤病的概率。

(9年18次伤病,贝尔的出勤率持续走低。)

除了自身的问题,导致贝尔在近两个赛季频繁受伤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环境的变化。征战西甲多年的日本球星大久保嘉人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比更加注重球员直线速度的英超,西甲联赛除了对球员的绝对速度有较高要求之外,更加看重球员的节奏感和人球结合能力,一些在英超开放格局内凭借“肌肉记忆”可以轻松完成的动作,到了西甲赛场就成为了费脑费力的临机决断,进攻球员需要在比赛中完成更多的变向、转身、变奏和变速来破解富有变化的防守,肌肉和关节的负荷随之增加。加之部分中小球队的场地条件无法与同级别的英超球队相比,进攻球员出现伤病的概率有过之而无不及,贝尔在西甲的经历就是明证。

牺牲部分速度和爆发力对于贝尔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突然增重的结果就是高速突击时的步频重心控制能力下降,在直线加速中的趟球距离控制和高速变向时对球权的保护均不甚理想。最为致命的环节出现在了射门前的步伐调整上,因为步点混乱和射门时力量控制不稳定,贝尔在2014/15赛季后期屡次错失单刀机会。

以缺席22连胜为标志,贝尔的皇马生涯开始转入陌路迂回,自身的伤病、竞争对手的强势以及舆论的施压成为其肩上的三座大山,这种压力对他的心态产生了很多负面影响,匆忙复出后再次倒下的悲剧开始频繁上演。或许是正是看到了增重后的贝尔在边路的挣扎,才让贝尼特斯萌生了将其重新改造为前腰的决定——就像在效力于热刺的最后一个赛季一样,贝尔在中锋身后并不承担组织任务而是利用其掩护直接攻击球门,用“影锋”来定义处于10号位的贝尔更加恰当。

齐达内在上任之初就强调“BBC”只要不受伤就是主力,贝尔的队内地位较之贝尼特斯时期并没有削弱,与之相对应的是J罗和伊斯科等技术型新星在2015/16赛季后期遭受冷遇。在具体的战术层面,齐达内采取了一系列渐进式的战术改良方案,安切洛蒂和贝尼特斯的成功经验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留,贝尔作为BBC组合中最具可塑性和改造潜力的球员,不但卸去了部分防守任务(卡塞米罗上位),还得到了以自由人身份更多冲击禁区的机会。肌肉力量和爆发力的升级帮助贝尔在人员密集的禁区内争夺生存空间,出众的门前嗅觉和出色的终结能力让他在无球状态和定位球进攻中威力十足,“欧洲头球王”的名号在一个侧面证明了齐达内对其自由人定位的成功,克里斯-科尔曼在216欧洲杯期间对贝尔使用沿袭了齐达内的方略。

【脆弱的“新援”,齐达内该如何抉择】

2016/17赛季曾一度被认为是皇马内部进行权力交接的时刻,C罗因为膝部伤势直到赛季开打两个月之后才复出,贝尔在赛季初携欧洲杯之余威迅速成为皇马实际意义上的战术核心。随着赛季的深入,齐达内在战术层面的试验愈发大胆,皇马的典礼433阵型在无球状态下已经不会像安切洛蒂时代一样呈4-5-1站位,而是深度回收为一个重心靠后的5-3-2模型。贝尔和C罗不用像过去那样同时戍边,而是一人沉入右闸拓展防线宽度,一人留在高位等待反击机会。

齐达内做出这种尝试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跟防效仿三中卫/五后卫,而是在皇马中后场多名球员防守执行力不足,以及锋线组合威力下降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增加卫线人手提升了低位防守的密度,C罗减少拉边提升了皇马锋线的门前效率,但这套433/532体系的变化幅度过大,作为最重要动态变量的贝尔承担了比在433/451体系内更为繁重的比赛负荷。当然,以贝尔为“枢纽”建构的体系注定是易碎的,梦魇般的比目鱼肌伤势很快又打断了齐达内的战术试验。当贝尔再次复出之后,皇马已经开始围绕伊斯科构建442体系,威尔士人遭遇了加盟皇马以来的最大挑战。

很多人将伊斯科的上位看作是皇马风格转型的起点,然而,皇马在上赛季末段并没有太多通过中路连续传切配合取得进球的案例,他们得分率最高的进攻手段依然是边路传中和中长距离传球引领的高球冲击。即依靠后置核心(克罗斯&卡塞米罗)发动长传,通过边后卫的冲击和前锋球员的快速跟进捕捉对手防线身后的空当,如果贝尔没有伤病,他完全可以像本泽马和C罗一样适应双前锋体系。

歌颂盛世繁华的诗篇不绝于耳,王者背后的隐忧却无人问津。整体跑动能力强是皇马在2013/14和2015/16赛季两夺欧冠的关键要素,跑不死的贝尔在其中的贡献不容低估。然而,从在上赛季次回合国家德比开始,皇马的跑动总量就开始了大幅度下降,这是大量堆积技术型球员造成的结果。到了本赛季,包括赫罗纳、热刺和巴塞罗那等球队皆抓住这一命门痛击皇马,在这些比赛中,皇马无一例外地采用四中场+双前锋的配置,大量“一停二看三通过”的传球无益于攻坚,阵型设计上的固有缺陷让高位反抢无从谈起,四中场运动能力不足的缺陷反倒让丢球后的退防形同虚设。

皇马与联赛冠军渐行渐远,低效的锋线组合沦为众矢之的,C罗在欧冠的表现尚能为他开脱,本泽马的持续低迷则已经让人忍无可忍。在过往的几个赛季,法国人在战术层面最大的价值在于回撤接应后利用持球和分球疏导进攻,引导整个冲击扇面快速压制对手防线,成功地分球边路后还能快速切入禁区形成抢点。不过,随着C罗年龄的增长,他对搭档的要求也在发生转变,他现在需要的是能够纵向冲击对手、大范围跑动和依靠体格压制防线的搭档,本泽马现在已经无法完成这些任务,其所具备的策应能力在四中场的架构之上也显得可有可无。在莫拉塔离队之后,皇马阵中能够承担这一任务的只有“头球王”贝尔。

C罗和贝尔在本赛季联袂出场的机会并不多,但在仅有的几次配合(希腊人竞技&塞尔塔)已经足以令人回味。C罗和贝尔都具备一定的外围活动能力,但又都不是理想中的前线支点和攻城锤,皇马的阵型架构因为他们的存在变得灵活了许多。两人可以轮流担任来到边路策应进攻,也能同时埋伏在越位线前互为掩护,贝尔为皇马锋线带来了亟需的速度和冲击力。

(做客维戈,皇马已不像以往那样注重在边路寻求多人的小组配合,而是尽量让皮球快速传递至锋线球员脚下形成射门。)

(如果对手选择和皇马对攻,贝尔的速度优势就能得以凸显。)

从国王杯对阵富恩拉夫拉达和联赛对阵塞尔塔的比赛中我们不难发现,健康的贝尔的传中能力和射术依然处于当世顶尖水平,在体能充沛且空间充足的情况下起速单打依然具备很大的威胁。当然,从赛季初花了一个月时间慢慢进入状态到二次复出后额外增加赛前热身,再到比赛中刻意减少对抗等细节上可以看出,贝尔已经变得比以往更加谨慎,他已经接受了在部分比赛中打替补的事实。考虑到齐达内和弗洛伦蒂诺已经将其视作后程发力阶段的重要棋子,最适合他的位置就是不需要承担太多防守任务的前场自由人。

(如果对手选择囤兵禁区,C罗和贝尔轮流冲击禁区,两人不应该存在明显的主副关系,两人的策应、传中和后插上抢点能力都很出色。)

(贝尔拉边做了无用功,马塞洛仓促传中没有找到孤悬在外的C罗。在刚刚输给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中,贝尔的角色出现了错乱,他频繁支援左路却得不到球权和空间,威尔士人直到上半场快结束时才回归正确的轨道。)

菱形442非常依赖于前锋对两翼的覆盖以及中场球员的后插上进攻,皇马在这两个方面的表现都是不尽如人意的。从表面上看,健康的贝尔至少可以解决第一个问题,深究而论,贝尔在巴拉伊多斯连续依靠反越位得分的表现像极了影锋和B2B中场,这种利用打身后的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频繁直面防守球员所隐藏的危险。即便接下来的对手不能像塞尔塔一样给予皇马前锋这么大的冲刺空间,贝尔边中皆宜的打法及头球能力强的特点也会让他成为了阵地战的破防利器。当然,要在瞬息万变的比赛中自如地切换这两种模式并不容易,在刚刚结束的主场对阵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中,贝尔就在无效拉边过程中错失了参与开场抢攻的机会,齐达内犯下的教条主义错误让皇马再次主场饮恨。

【结语】

近亿元的转会身价,主席钦点的巨星,金球先生的接班人,盛名的累加意味着贝尔注定将一路逆风前行。在皇马“四年三冠”的历程中诞生了太多绿茵童话和英雄史诗,贝尔本该成为了其中的一段华彩乐章,但一系列天灾人祸的交汇却令他深陷异域迷航。到底是成为带领低谷中的皇马逆袭而上的救世英雄,还是沦为下一轮大清洗中的折价卖品,对于正处于职业生涯十字路口的贝尔来说,他必须把握住2017/18赛季的后半程来完成自我救赎。

post from baidu.com rss